收藏本页 | B2B | 免费注册商铺推广我的商品
99

雅途印刷

纸品印刷 名片|宣传单|画册|杂志|产品手册|海报|折页|说明书|...

香港码管家婆
革命的政治内容和完美的艺术形式统一的典范
发布时间:2022-06-16        

  中国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纪念馆评论研究

  是我国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也是一位蜚声中外的诗人。他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革命生涯中,写下了许多优美的诗篇,留存于今,成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一笔宝贵财富。我们仅就平时习诵叶诗的一点心得,整理成文,奉献于此次学术盛会,就教于革命前辈和专家学者。

  是位才华横溢、早熟的诗人。十八岁作《油岩题壁》,“放眼高歌”,闻名乡里。参加革命后,在戎马倥偬的战斗生活和紧张繁忙的政务中,“余事付讴歌”,写下了大量诗词。可惜,由于无意于留存问世,大多散失了。现已问世的《远望集》和《诗词选集》,共收入60余年间所写的旧体诗词178首。除此之外,我们还散见一些未发表的诗词或已发表尚未收入选集的诗词,总共200首左右。这也只是叶诗的一个部分而已,由此可窥见一斑。这些诗词含蕴宏深,气势磅礴,具有丰富的思想内涵和感人的艺术魅力,为广大人民群众所喜爱。

  同志确实是很推崇的诗词的。他生前在给陈毅同志谈诗的一封信中说:“我偶尔写过几首七律,没有一首是我自己满意的。如同你会写自由诗一样,我则对于长短句的词稍懂一点。剑英善七律,董老善五律,你要学律诗,可向他们请教”。他十分欣赏和熟悉叶帅的诗词,许多叶诗他常吟诵。在他72岁寿辰时,亲笔书写了叶诗《远望》赠给子女。这首诗原发表在《光明日报》上,读后默记下来,时过数月,当他亲笔录写此诗赠给毛岸青和邵华夫妇时,竟不看原诗,一气呵成,一字不错。可见他对叶诗谙熟之深了。

  周恩来也很喜欢的诗词。抗战期间,他在重庆时,曾经背诵叶帅《看方志敏同志手书有感》这首诗,并用来向周围的同志进行革命气节教育。当时八路军办事处的同志们争相传抄,借以互勉。朱德、董必武、陈毅、李富春等老一辈革命家,与叶帅既是亲密的战友,又是互相唱和的诗友。

  朱德1940年5月,经洛阳去重庆谈判,中途返延安,有感于当时抗战紧迫,内战又起,作《出太行》一首,以抒发忧国之情。诗曰:“群峰壁立太行头,天险黄河一望收,两岸峰烟红似火,此行当可慰同仇。”读到这首诗以后,特作诗奉和。诗曰:“将军莫唱大刀头,沦陷山河寸寸收。勒马太行烟雾外,伊谁与我赋同仇。”

  董老与叶帅是延安“怀安诗社”的成员,常与“怀安诸老”朱德、林伯渠、谢觉哉、徐特立、吴玉章以及续范亭等赋诗唱和。董老在一首诗中写道:“季子徐君(指吴老、徐老)气谊投,希深君复(指谢老、林老)亦风流。指挥能事朱司令,慷慨悲歌叶剑侯。”诗中“慷慨悲歌”典自《寄续范亭司令》诗,诗曰“孙陵碧血长青苔,阿斗昏庸事可哀!剩有残躯效李牧,雁门关外杀敌回。”这首诗只淡淡几笔,续范亭的碧血丹心、革命理想、战斗生活以及乐观情绪便跃然纸上,一个活生生的爱国将领的高大形象矗立在我们面前。难怪董老赞誉之极了。

  的诗词在我国诗坛上享有盛誉,不仅在国内广为流传,而且在国际上也是颇有影响的。我们在他的诗集里可以看到许多出国访问,歌颂国际友谊的诗篇。1958年,他率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代表团访问印度期间,有位随行同志将叶诗译成英文,一些印度军官看后大为赞赏,争相传诵。可惜,现在收录于诗集中的只有《访问印度》两首,至于他与越南胡志明主席在长期革命斗争中结下的真挚友谊,他的诗词得到胡公雅爱,自不必说了。

  的许多优秀诗篇可以说是革命的政治内容和完美的艺术形式相统一的典范。这些诗词,或抒情,或咏史,或写景,或使事,或体物,涉猎极其广泛,题材丰富多采,有强烈的时代气息和浓厚的政治色彩。他的诗集是我国半个多世纪以来革命斗争风云的皇皇纪录,也是作者革命生涯的真实写照。如果在思想内容上稍加剖析,大致可开列以下几个方面:(一)抒发报国救民的雄心壮志,如《油岩题壁》、《登祝融峰》;(二)追忆革命战争风云,如《访西安办事处志感》、《抗美援朝诗三首》;(三)缅怀革命先烈,这方面的内容较多,如《满江红·香洲烈士》、《题刘志丹烈士陵园》、《建军纪念日怀战烈》(五首);(四)书赠老同志老战友,如《续范亭司令并呈怀安诸老》(二首)、《同志五十寿祝》(二首)、《虞美人·赠陈毅同志》;(五)赞美祖国山川风物,如《西游杂咏》(七首)、《三游苏州》、《太湖小箕山晓望》、《由桂林舟游阳朔》;(六)讴歌社会主义建设成就,如《长江大桥》、《十三陵水库》、《大庆油口》、《奔四化》;(七)祝愿科学、文艺工作者,如《攻关》、《忆秦娥·祝科学大会》、《赠刘三姐剧团及演员》(六首)、《藻鉴堂赠画家》;(八)关心人民军队的革命化现代化建设,如《军区管海军》、《赠西瑁洲岛女民兵》、《守备二十一师》;(九)颂扬国际交往和友谊,如《访波杂咏》(八首)、《重游河内》、《水调歌头·随主席访朝述感》;(十)其他,如读书,访古、怀旧、戏作等杂感诗。在这些作品中,诗人时而高歌“慰祝苍生乐大同”“矢志共产宏图业”,时而回顾“血染东南半壁红”“风起云飞怀战友”。时而欢呼“祖国河山称大治”“满目青山夕照明”,时而自励“彩笔凌云画溢思”“老骥仍将万里行”,……如此清词丽句,哲理连篇,字里行间映衬着中国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各个历史时期的斗争生活,闪耀着爱国主义和的思想光辉。透过这些诗句,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广阔的胸怀,远大的理想,强烈的爱憎,坚定的立场,高尚的情操充分表露出来,读后使我们受到深刻的启迪和教育。

  诗词是中国革命的壮丽史诗。我们从中可以看到“搀枪满地,剪除军阀”的大革命风暴,“血染东南半壁红”的苏区斗争,“夜渡于都溅溅鸣”的红军长征,“穿沟破垒标奇迹”的抗日持久战,“让吾放眼到平西”的解放战争,这一幅幅峥嵘岁月的历史画卷展现在眼前,激励我们在新的长征路上前进。他精熟地运用诗歌的形式、史论的笔法,使形象思维和抽象思维有机地结合起来,做到史实有证,文采有余,收到“文”与“史”“情”与“理”熔为一体的艺术效果。

  诗词是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广阔胸怀的袒露,精神境界的展现。字里行间充满着一个革命战士对党对人民的热爱,对敌人对丑恶的憎恨,表现了坚定的立场和高尚的情操。他的诗篇闪耀着思想的光芒。

  他在《纪念王杰同志》诗中写道:“一朝闻道夕能死,道在行言领袖中。矢志共产宏图业,为花欣作落泥红。”这首表达共产宏图的七绝,对孔子说的“朝闻道,夕死可矣”赋予了崭新的含义,“道”不再是“孔孟之道”,而是革命之道,的科学真理。诗中借用龚自珍“落花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诗句来比喻王杰的献身精神。这首诗是对王杰同志的热烈表彰,也是诗人自己理想的倾诉。

  1978年11月,在一幅画有竹子的扇面上题诗一首:“彩笔凌云画溢思,虚心劲节是吾师。人生贵有胸中竹,经得艰难考验时。”这首诗,因物喻志,形神合一,可以说是诗人自己革命经验的总结和高尚品格的写照。在斗争的关键时刻,在大是大非面前,他总是成竹在胸,立场坚定。赞誉“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确是当之无愧。

  诗词是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的雄伟篇章。者是彻底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者。“行廉志洁泥无滓。”“爱国孤惊泛斗牛。”叶帅在《怀屈原》、《成都草堂》中赞颂屈原、杜甫的气冲霄汉的爱国精神,而他自己也是一位热情洋溢的爱国诗人。早在家乡梅县东山中学读书时,诗人就曾发出“放眼高歌气吐虹,也曾拔剑角群雄”的豪言壮语。投身革命后,他所作的诗词无不渗透着爱国爱民的情思。那一首首优美的纪游诗、风景诗,篇篇都是歌咏祖国山川风物的爱国篇。

  “亿万愚公齐破立,五洲权霸共沉沦。”诗人歌颂我国亿万人民共创新业的伟大气势,看到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的日暮途穷,对世界革命的前景充满信心。这里,联想起《远望》中的另外两句诗:“赤道雕弓能射虎,椰林匕首敢屠龙。”我们仿佛听到赤道上的战鼓咚咚,响箭飞鸣,看到椰林里大刀闪亮,火把高擎,亚非拉人民反帝反霸的怒火将要烧掉黑暗,重见光明。在多次出国访问中,谱写了许多赞颂国际友谊的诗篇,把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联结起来,体现了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的统一。

  诗词是鼓舞战士进军的号角,颂扬革命英雄主义的赞歌。《登祝融峰》是一首表现高昂战斗意志的力作:“回顾渺无际,天风吹我衣。听涛起雄心,誓荡扶桑儿。”当着日寇大举入侵,中华民族灾难深重的危急关头,作为抗日将领,登上衡山祝融之颠,云海一望无边,大风掀动戎装,阵阵松涛激荡情怀。此时此刻此景,他深感祖国江山如此多娇,抗日风暴席卷华夏,更加坚定了雄心壮志。这短短二十字蕴藏了多少激情,凝聚着多少热血啊!

  然而,革命的路从来就不是笔直的,前进中还会遇到挫折、失败和牺牲。理想和信仰,时刻要经受血与火的洗礼。在严峻考验面前,照示我们学习方志敏、刘伯坚、刘志丹、左权等革命先烈的光辉榜样。“文山会后南朝月,又照秦淮一叶枫。”他以凝重的词句,借重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的形象来喻赞方志敏心如丹枫,永不退色的革命气节。“梁上伯坚来击筑,荆卿豪气渐离情”,诗人以战国时荆卿慷慨赴难的豪情喻赞刘伯坚的大无畏气概。《虞美人·赠陈毅同志》:“串连炮打何时了,官罢知多少。赫赫沙场旧威风,顶住青年小将几回冲!严关过尽艰难在,思想幡然改。全心全意一为公,共产宏图大道正朝东。”这首词是投向、一伙的锐利匕首,献给陈毅的友谊花环。他告诉我们,在革命征途上严关重重,“前路巨艰”,但人要像陈毅那样,“君子坦荡荡,于人曰洁然”,临危不屈,坚信。那群祸国殃民的丑类只能落得“仓皇北窜埋沙碛,地下应惭汉李陵”(《斥》)的可耻下场。

  诗词是推动社会主义四化建设的奏鸣曲。他在诗词中提醒我们不要忘记四化建设的艰辛,“岁除四化即开端,万马奔腾途路艰。望有佳音传海外,金边台北德黑兰。(《奔四化》诗人殷切关注我国科学事业的发展,勉励我们“向科学进军”,发扬“攻城不怕坚,攻书莫畏难”刻苦攻关的奋战精神。他热情赞颂“持枪南岛最南方,苦练勤操固国防”的女民兵,经常掂着“一篇持久重新读,眼底吴钩看不休”。要我们记住保卫祖国的重任。

  粉碎“四人邦”以后,在七律《八十书怀》中进一步阐明了这一思想。“八十毋劳论废兴,长征接力有来人。”“老夫喜作黄昏颂,满目青山夕照明。”他为我们奏起了新的“黄昏颂歌”,描绘了一幅新的“黄昏图”。透过这幅生机勃勃的画面,让我们看到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永葆革命青春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美好的明天。但是,美好的未来不能坐等,需要每个革命战士去奋斗不止。诗人八十高龄仍不作“老闲身”,决意“会当再奋十年斗”(《松园》)。

  1981年春节,诗人看到祖国百业振兴,人才济济,欣欣向荣。他高兴地写道:“宏观代谢依新陈,新力华年一代兴。万里长江流可断,神州九亿足资源。作风制度陆续改,传统优良好继承。团结全民齐建国,欢呼大地又回春。”(《八一年春节》)是的,中国人民唤回了美好的春天,一代新人接过迈向的红旗,实行改革开放,全国人民齐心协力,正在四化建设的大道上迅跑!这就是祖国的现实,诗人的心愿。

  革命的现实主义,要求诗歌唱出时代的最强音。正是这样一位无产阶级的时代歌手。他利用旧诗词的形式,着力描绘出中国革命和建设的人物和景象,表现出新的思想感情和新的希望。《同志五十寿祝(二首)》就是其中的一篇代表作。“太行游击费纠缠,撑住平辽半壁天。遍体弹痕余只眼,寿君高唱凯歌旋。”这首七绝用极其洗炼的笔法,为将军画了一幅肖像。诗人只用“太行游击费纠缠,撑住平辽半壁天”两句,高度概括了的巨大贡献;对于他的重大牺牲和特征,只用“遍体弹痕余只眼”一句作了形象的介绍。同样,对于将军的治军之道和为人品格,诗人在另一首七绝,也只用了“细柳营中寂不哗,枪垣炮堵即吾家。”这两句诗作了交代,画龙点眼。“洗炼”为诗品之一,细读这两首叶诗,可以从中体味到“洗心炼冶”的功夫。

  诗词不仅着力刻画革命英雄人物,对普通人物的描绘也栩栩如生。在《草原纪游》诗篇中,诗人用夸张浪漫的笔调,描绘了“马头琴里起雄风”的文工团员,“开着车灯舞‘狗熊’”的男女牧民,使文工团员和男女牧民的群像跃然纸上,如见其人,如闻其声。

  许多现实主义诗篇中洋溢着浪漫主义的情调。他早期在云南讲武堂时的诗作《夜宴》/雨夜衔怀》、《羊石杂咏》等也都是意想超拔,风格豪放,气韵流动,带有浓重的浪漫主义色彩。在火一般的诗句里,充满了豪情的抒发,大胆的想象,奇妙的构思,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如果把这几首诗与《油岩题壁》连贯起来读,可以看出它们是一首首动人的“剑胆篇”。“也曾拔剑角群雄”、“把剑长歌气压轩”、“会将剑匣拼孤注”,这些诗中都写到“剑”,始终贯穿一个以剑报国的精神。原名宜伟,后改名为“剑英”,可见他对“剑”的钟爱,他在自己的诗歌中也常常写剑颂剑。但他作为一个革命军人,不只是歌剑颂剑,更知如何用剑,去为中国革命事业“拼孤注”、“角群雄”的。他的“把剑长歌”意在愤世疾俗,铲除邪恶,在浪漫的想象中蕴藏着坚实的内涵和崇高目标。

  在许多壮美瑰丽的诗篇中,把革命理想熔铸于艺术形象之中,使两者的结合达到了水乳交融的地步。象《榆林港》、《鹿回头》那样的词更是充满浪漫主义色彩:“浅水蓝鱼梭样去,教人疑是龙宫女。”(《榆林港》)多么丰富的想象啊!“境到登山临水,伊人望望天涯。”“撷得一枝红豆,思量寄与谁家。”(《鹿回头》)是寄给祖国大陆上的亲人,还是远在台湾的同胞?更是引人悬念遐想。诗人在这里把带有浪漫色彩的“龙宫女”、“鹿回头”等神话传说与当地人民现实的幸福生活联系起来,触景生情,情景交融。诗人写在海水中蓝色的鱼群穿梭般地游来游去,使人联想是龙宫仙女在海里追逐嬉戏。这是多么奇特的想象,优美的诗情画意!

  是善于运用形象思维和比兴手法的高手。他在诗词中常常以具体生动的比喻,塑造千姿百态典型形象,来抒发自己的思想感情。阐述精辟的箴言哲理,使人回味无穷。他常常巧妙地把山水花鸟,风云雷电、古往今来、天上人间等万千景物化作诗的形象,诗的语言。如《蝶恋花·烟台行》。“飞向烟台寻故地,海面云封,云罅窥尘世。左右蓬莱威海卫,仙人扁担挑双屿。祖国河山称大治,甲午风云,今已成友谊。九亿人民齐奋臂,完成四化开新纪。”在这首词中,首先用“左右蓬莱威海卫,仙人扁担挑双屿”的词句来描绘烟台之美,化岛为人,化无情为有情,把三个岛屿描绘得活灵活现了。通篇是融情入景,即景抒情。最后,道出“九亿人民齐奋臂,完成四化开新纪”的华夏盛世,突出词的主旨。这样以小喻大,引人入胜的抒情诗、纪述诗、哲理诗,俯拾即是。

  在《访问印度》第二首中:“玄奘西游十七年,访团往复四旬天。问君取得何经典?友谊乡情纸满篇。”就是兼用比兴,创造出鲜明的艺术形象。在这一首短诗中,头两句用的明喻,用唐僧取经比喻“代表团”访印,至切恰当,一个“十七年”,一个“四旬天”(一旬为十天),对比设问,引人深思。“问君取得何经典?”诗中回答得干净利落。“友谊乡情纸满篇。”这后两句便是寄兴了。这首七绝由于运用比兴修辞手法,增强了形象感和思想深度,读来气派疏荡,情真意切。

  让我们再看看青年时代的力作《梅》(二首):“乞得嫦娥一片痴,孤山风雪自怡怡。林郎别久无消息,娟影依然傲故枝。”“心如铁石总温柔,玉骨姗姗几世修。漫咏罗浮证仙迹。梅花端的种梅州。”这两首诗通篇用的是比拟体,即以人喻物的拟人法。诗中用仙女喻寒梅,说她“心如铁石总温柔,玉骨姗姗几世修,”赋予梅花以生命,使之人格化、仙品化。但是,在比喻的后面又隐藏着什么样的诗兴,寄寓着什么样的哲理,就凭读者去品味了。

  比喻是形象思维的一个重要手法。在诗词中成功地用具体生动的比喻,塑造千姿百态的典型,抒发情感,阐明哲理,使理富于情。在《军区管海军》,“母鸡孵鸭蛋,母子亦相亲。一日凌波去,沧波无限情。”全诗无一字一词直写陆军、海军,没有讲半点道理,但读后却使人看到一幅陆海军部队相依相亲、充满深情的图画,创造出引人入胜的意境,给人以生动而深刻的印象。

  诗词还有一个艺术特色,那就是常常在纯正庄重中之托以幽默诙谐之感,显露出睿智和机敏。且看《水调歌头·车中戏作》“人生有预感,病害欲来攻。想从空中逸去,夜到火车中。心头依样间歇,车上忽然腰间,肚子闹龙宫。漫漫七昼夜,怎如八点钟。(坐国一○四,八小时到北京)远行客,一院士,喜相逢。谈谈五洲万国,脑系是专工(波波夫教授,脑系专家)。来自亚洲各地,战士工农商学,天下一窿穹。车头有异力,拉人迈向东。”

  这首词作于1958年10月29日访问波兰归国途中。原定经莫斯科飞回北京,后改乘火车。当时,作者身体不适,患肠炎,故词中说“胜中闹龙宫”,词中借喜逢脑系专家波波夫教授而抒情议事,同车上的各方人士,畅谈五洲万国,纵论天下大事,气氛热烈,海阔天空,毫无拘束,带有浓郁的生活情调和强烈的时代气息,幽默诙谐,轻松快感。

  在诗词创作中,时有采用讽刺的手法,且看那脍灸人口的《会场素描》:“头重,头重,四个小时听众。腰斜眼倦肠饥,左手频看计时。时计,时计,有点猿心马意。”这首诗写于解放之初,诗人用讽刺的手法,描绘了会场作报告,听众不耐烦,“心猿意马”的情景,令人读之捧腹。还有《会场素描》的隐喻诗,“一匹复一匹,过桥真费力,感谢牵骡人。驱驮赴前敌。”此诗写于1973年7月27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的会场。这次会议由周恩来主持,根据中央组织部提出的数百名“解放”干部名单,一个一个讨论通过。由于“”的横加阻挠,抓住所谓“专案”问题,纠缠不休,不予通过。与会的目睹此情,非常气愤,顺手在一张纸条上写下此诗,表示抗议。很欣赏叶帅这首诗,并将它交给当时的中央领导成员传阅。诗中,将待“解放”的老干部比做“骡”,十分贴切而又巧妙。“一匹复一匹”的革命“骡子”,在漫长的斗争岁月中,身驮重负,南征北战,为人民立下汗马功劳。但是,如今“过桥真费力”,这完全是“”横加阻挠的结果。“感谢牵骡人”,指感激党和、周恩来等“牵骡人”热心关怀老干部,落实党的政策。“驱驮赴前敌”,意思是让他们重新走上战斗岗位,继续俯首甘为孺子“骡”。这首诗在“”肆虐的特定历史条件下写的。作者采用隐喻讽刺的手法,揭露这伙黑帮的卑鄙行径和险恶用心。

  在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会上提倡“雄伟和细腻,严肃和诙谐,抒情和哲理,”都应当在我们的文艺园地里占有自己的位置,诗词可以称得上这三者结合的范品,是文艺园地的一块奇葩具有很高的鉴赏价值。

  精通各种旧体诗词的“编填”规律。他不仅善七律,五律,也善绝句,善于填词。他的旧体诗词格律严谨,在字数、韵脚、声调、对仗等方面都很讲究。试看七言律诗的代表作《重读毛主席〈论持久战〉》、《远望》,这两首诗完整地体现了七律诗的格律、对仗、音韵各方面的要求,可谓精美至善。

  《重读毛主席〈论持久战〉》:“百万倭奴压海陬,神州沉陆使人愁。内行内战资强虏,敌后敌前费运筹。唱罢凯歌来灞上,集中全力破石头。一篇持久重新读,眼底吴钩看不休。”这首七律,首句仄起平收句式,极尽音律节奏之美,抑扬顿挫,神韵超然。在对偶方面,也是很工整的,律诗的一般体裁是半散半骈,首尾两联散行,中间两联要求对仗。如颔联中,“内行内战”对“敌后敌前”;“资”与“费”;“强虏”对“运筹”,且使“内”与“敌”字叠用,更增强了美感。完全符合刘勰《丽辞》中“心生文辞,运裁百虏,高下相须,自然成对”的要求。

  律诗难于古诗,善律,但五律不多得。且看《青岛》:“小楼明一角,深隐绿丛中。海阔天如盖,山遥岛似熊。轻波垂钓叟,旭日弄潮童。忽忆刘亭长,苍凉唱大风。”这一首律诗,不仅格律严谨,而且音韵和谐,对仗极工,如“海阔”对“山遥”,“轻波”对“旭日”;“天如盖”对“岛似熊”,“垂钓叟”对“弄潮童”等,瑰玮奇丽,不论在意境上还是遣词上都是上品。尤其是它的隽妙尾联与首联暗相呼应,造成强烈的警策力量,敲击心弦,令人深省。

  在诗词创作中,不仅尊重历史的继承性,善于引用古典。改化旧词,而且着意创新,使用新词妙语,尽量做到通俗明快。“借得西湖水一圜,更移阳朔七堆山。堤边添上丝丝柳。画幅长留天地间。”(《游肇庆七星岩》)“珠歌翠舞出宫廷,回到人间选典型。莫道斯文陈旧甚,牡丹亭外有雷声。”(《赠演员二首》)这些绝句痛快淋漓又凝炼自然,真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读来音调和谐,节奏明快,琅琅人口,给人以强烈的音乐感。

  陈毅同志在四十五年前曾作过这样的预言:“中华民族应有本身伟大的诗歌,在吾党吾军亦然。”这个预言早已成为现实。我们认为叶帅的旧体诗词列入中华民族、我党我军的伟大诗歌之林,是当之无愧的。他的作品不仅在思想内容上反映了中国民主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进程和伟貌新颜,而且在艺术形式上反映了以为代表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一代诗风。思想纯正,品格高洁,气势雄浑,韵味醇浓,具有很高的鉴赏价值,可以说是以艺术形式描述我党我军优良传统的优美篇章,为中华诗歌宝库增添了财富。